十常侍之亂是怎么回事?十常侍之亂到底是怎么引起的?
趣歷史 2020-01-14 17:55:25 傅燮 蘇雙 張允 鄭玄 王充

  今天趣歷史小編就給大家帶來十常侍之亂到底是怎么引起的?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十常侍之亂是引爆東漢帝國的炸彈,是東漢帝國政治斗爭的集中爆發點。不過說實話,“十常侍之亂”這個名稱并不恰當,準確來說應該叫“何進之亂”,或者叫“袁紹之亂”。

  何太后反對何進誅殺十常侍,就是內部矛盾復雜性的體現,不能簡單看做是何太后個人的私利。實際上,包括陳琳、曹操在內,都反對何進的這種極端做法。

image.png

  十常侍之亂的背景及過程

  十常侍(張讓、趙忠、夏惲、郭勝、孫璋、畢嵐、栗嵩、段珪、高望、張恭、韓悝、宋典)之亂源于帝位及外戚權力之爭。

  漢靈帝有兩個兒子,何皇后生嫡子劉辨,王美人生劉協,劉辨雖貴為太子,但不為漢靈帝喜歡,他想改立劉協。西園上軍校尉,宦官蹇碩建議漢靈帝,如果想要立劉協,就要殺掉大將軍何進(何皇后的哥哥)。這就是第一次權利斗爭的起因。

  結果得到報信的何進沒有上當,躲過了暗殺,漢靈帝駕崩后,劉辨在何進的支持下被擁立為帝。蹇碩失敗后,依然企圖謀害何進,在太監郭勝、趙忠的幫助下,何進提前下手,殺掉了蹇碩,并吞并了西園軍。

  隨著蹇碩的死,本來斗爭該結束了,但是風波再起,以漢靈帝的母親董太后為首的董氏外戚,與以何太后為首的何氏外戚之間,又爆發了激烈的權利斗爭。

image.png

  董太后為了爭權,提拔自己的族弟董重為驃騎將軍,來對抗何進,自己則在張讓的支持下,與何太后公開奪權,雙方甚至到了公開對罵的程度。

  這個董太后原本也不是什么好餅,漢靈帝公開賣官鬻爵,董太后難辭其咎。但是她忘了,自己的兒子已經死了,就該自覺退出歷史舞臺。利欲熏心的她不甘心,公然叫囂,要讓董重砍了何進的腦袋。

  殺豬出身的何進顯然不是吃素的,他以董太后是藩王王后,不該留居京城為由,強迫給董太后搬家。原來漢桓帝駕崩后,因為無子嗣,漢靈帝是以藩國宗室子弟身份,承繼大統的。按照宗法制,漢靈帝被過繼給漢桓帝為子,從法統上講,漢靈帝與董太后不再是母子關系,所以何進這么做不違法。

  何進一面在發配途中,毒殺了董太后,一面發兵圍困了董重的府邸,董重驚恐之下自殺。自此,隨著董氏外戚的落幕,第二次權力之爭結束。

image.png

  兩次政治斗爭后,何氏外戚成了最大的勝利者,完全掌握了朝政,本該安心治國,可惜爭端再起。

  以中軍校尉袁紹為首,對何進說,國家之亂都是因為宦官惹的禍,因為他們的存在,大將軍您差點遇害,當年竇氏因為猶猶豫豫,結果反被宦官所害,現在形勢這么好,應該一鼓作氣,把宦官們都殺了,改用郎官代替他們,從此永絕后患!

  何進覺得有道理,準備對以張讓為首的常侍動刀。但是以何太后為首,堅決反對,十常侍也聽到了風聲,挖門盜洞積極展開自救。何進鐵了心,堅決要殺,何太后也鐵了心,堅決要保。得不到何太后的支持,何進左右為難,這時候袁紹出了個餿主意:引進外援,不用自己動手,借助外力干掉宦官集團,比如董卓

  這就是董卓被引狼入室的背景。

image.png

  十常侍得到消息,知道與何進之間已經不存在媾和的可能性,他們也終于面露兇相。張讓等人以何太后名義,騙何進入宮,在宮中誅殺了何進。

  何進一死,等在宮門外的袁紹大怒,打著為何進報仇的旗號,帶領大軍沖進宮中,對所有宦官展開無差別屠殺。史書記載,很多不長胡子的郎官被誤殺,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宦官,不長胡子的年輕人,見到大兵就嚇得脫褲子驗身。

  這一場屠殺,血流成河,董卓就在此時,趁亂進入洛陽城,十常侍或被殺或自殺,朝政全部落入董卓之手。這就是十常侍之亂的背景及經過。

  三大政治勢力演變成敵對的兩派

  在這動亂中,明顯存在三大政治勢力:宦官集團、外戚集團和隱藏在身后的豪門士族集團,其中外戚集團又分為何氏與董氏兩大陣營。表面上看,士族集團不見身影,其實他們才是始作俑者,袁紹就是其首領。

image.png

  這四大勢力,又分成明顯的兩派,一派以何氏為核心,包括何氏集團和豪門士族集團,一派叫反何氏集團,包括漢靈帝、部分宦官和董氏集團。這兩派的爭斗,其本質是什么?權力!權力的核心體現在誰身上?皇帝。所以產生了圍繞劉辨的何氏集團,和以圍繞劉協的董氏集團。

  豪門士族集團為何選擇支持何氏集團,而不是董氏?兩個原因,一是何氏集團向士族集團主動靠攏的趨勢,二是董氏集團的“非法性”。

  外戚向士族集團的靠攏是一個歷史大趨勢,在兩漢皇權的支撐勢力中,先后出現過外戚勢力、宦官勢力和士族勢力。其中士族勢力是誕生于西漢末年的新興集團,東漢開國就是靠這個集團支撐。

  外戚勢力存在其先天不足,皇帝換了,老外戚就得倒臺,所以外戚士族化是保持家族勢力的必由之路。這就是何進與袁紹等人打得火熱的原因。

  董氏外戚為何不行?因為按照法律,董氏外戚不合法。前面講過,董氏本是藩國外戚,不是皇室外戚。士族集團的根基是儒生集團,他們當然不能接受這么一個非法存在的外戚,何況董氏集團名聲太臭,太過利欲熏心,又更何況士族集團依附外戚本就迫不得已,選擇何氏總比要選擇董氏“更白一些”。

image.png

  宦官集團呢?其實,宦官就不存在集團!如果非要說集團,莫不如說他們是“寄生集團”,皇權的寄生集團。也就是說,宦官從來不具備政治勢力獨立生存發展的土壤,他們只是依仗皇權狐假虎威的一群個體。

  比如所謂的“十常侍”,這些人根本就沒有自己的政治目標,更沒有統一的政治圖謀,他們之間也存在激烈的斗爭,請問這怎么能叫“政治集團”?又怎么能把他們歸于一類?

  比如蹇碩,他只效忠于漢靈帝,比如張讓他更偏向于董太后,而趙忠、郭勝則是何進的鐵桿粉絲。所以,準確地說,十常侍不是政治勢力集團,而是有一定政治實力的個體,由于權利斗爭,他們各有各的打算。

  何皇后與何進的矛盾焦點到底在哪里

  了解了以上背景,我們就可以解答何氏兄妹的矛盾在哪里了。

  何進堅決誅殺十常侍,其實是被袁紹“忽悠”了。作為豪門士族集團的代表人物,袁紹當然希望自己這個集團能掌控朝政。但是東漢外戚政治的特殊環境,導致士族集團必須依附外戚勢力,這是豪門士族集團的突破不了的牢籠。

image.png

  同時,對豪門士族集團來說,宦官集團卻是永遠不能媾和的勢力。原因有兩個,一是宦官的身份讓士族集團鄙視,二是宦官勢力只效忠于皇權,士族集團要跟皇帝分權,二者存在根本的利益沖突。

  因為這兩大因素的存在,不管宦官效忠于漢靈帝還是劉辨、劉協,也不管他們支持何氏還是董氏,他們都是豪門士族集團的對手!

  何進恰恰認識不到這一點,誤以為自己和宦官集團也是這種關系,其實不是,何氏集團不等于豪門士族集團,何進本可以與部分宦官和平共處的。

  所以,十常侍之亂,其實是豪門士族集團,把何進忽悠上自己的賊船,借何進的刀替自己殺人的陰謀!

  何太后跟何進的視角不一樣,作為皇宮大內的女人,她的身邊除了宮女,真正能為她效力的“男人”只有太監,而且事實上,十常侍中的大多數人,在當年漢靈帝廢黜何皇后事件中,為力保何氏,做出了大貢獻。

image.png

  何太后對何進提出過一個實際問題:太監都殺光了,你不能讓我一個寡婦,整天跟郎官們混在一起吧?太監們全天候服侍,郎官們大半夜跑到太后房間里算什么?

  是啊,不談政治,就說最實際的問題,也不能一刀切殺了所有太監。更何況還有何家其他人的反對,何進的母親和弟弟,也激烈反對何進的做法。同時十常侍們又展開自救,一邊托情請求何進,一邊跟何太后哭哭啼啼

  有人說,何太后目光短淺,看不到政治層面的深度。確實有一定道理,不過,何進不也沒看清本質嗎?何太后雖然不是從政治層面看清了問題,但是她起碼知道一個道理:宦官不都是我的敵人!

  這就是兄妹倆的矛盾,哥哥被士族集團忽悠,誤以為自己跟宦官勢不兩立,妹妹出于最現實的需求,和對宦官們的情誼,不贊同無差別屠殺。

  誅殺十常侍到底是誰之過

image.png

  十常侍之亂這段歷史,我一直認為袁紹是罪魁禍首!他要么是愚蠢透頂,要么是心懷叵測!甚至十常侍之亂應該叫“袁紹之亂”,或者叫“何進之亂”!

  當初,包括陳琳、曹操等士族精英就提出了反對意見,陳琳說:

  “將軍總皇威,握兵要,龍驤虎步高下在心,此猶鼓洪爐燎毛發耳。但當速發雷霆,行權立斷,則天人順之。而反委釋利器,更微處助,大兵聚會,強者為雄,所謂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祗為亂階耳!”

  陳琳認為,以何進的實力,誅殺宦官就像用大火爐燎幾根毛,引外兵入京,無異于把刀柄交到別人手中,不光起不到作用,反而會引發動亂。袁紹不聽,曹操又反對說:

  “宦者之官,古今宜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于此。既治其罪,當誅元惡,一獄吏足矣,何至紛紛召外兵乎!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見其敗也。”

image.png

  曹操認為,宦官就是皇權的依附品,不給他們權力,他們就沒法作亂,如今只需要殺一兩個首惡就夠了,何必詔外兵,這么做必敗無疑!

  袁紹和何進依然不停,尚書鄭泰氣氛地說:“何進不是個能輔佐的人!”掛印辭官跑了!

  由此可見,除了袁紹和何進兩個人一意孤行,所有人都認為,引進董卓等外部兵力入京誅殺十常侍,就是個愚蠢透頂的行為!尤其曹操,說的非常透徹,宦官根本談不上勢力,分分鐘就能廢掉,這么做明明就是存在私心!

  什么私心呢?袁紹急于奪權嘛!干掉宦官,以郎官代替,郎官什么人,讀書人,儒家子弟,大多出自豪門士族子弟和勛貴子弟。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好,宦官沒了,伴隨在皇帝身邊的全部是士族子弟,今后外戚都不是士族的對手!

image.png

  綜述

  縱觀十常侍之亂,就是一件不該發生的事件,是由袁紹一手挑起的戰端,一手推翻了搖搖欲墜的東漢政權。何太后的反對,其結論正確,但是其理由沒有看到政治本質,只是從現實需求和情感角度出發,所以她說服不了何進。

  另外需要補充說明,史書是站在儒家立場來寫的,認為十常侍是罪魁禍首,其實不是這樣。不是說十常侍有多正義,東漢敗亡他們也有責任,但這場動亂,顯然袁紹和何進才是罪魁禍首!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ag杀猪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