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國

"

趙國(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2年),中國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戰國七雄之一。國君嬴姓趙氏,為商朝名臣飛廉(蜚廉)次子季勝之后,原為趙侯。至造父以下六世至奄父,奄父生叔代,叔代以下五世至趙夙,趙夙孫趙衰事晉獻公之子重耳。趙衰隨重耳逃亡十九年,重耳返國為晉文公,趙衰任國政。趙衰卒,其子趙盾嗣;趙盾卒,其子朔嗣。朔子趙武晉平公十二年(前546年)為晉國正卿,趙武傳趙景叔,趙景叔傳趙鞅,即趙簡子(前518年-前458年),趙簡子傳趙襄子(前457年-前425年)。

趙國

趙國——戰國七雄之一

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趙國的發展史

  趙國(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2年),中國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戰國七雄之一。

  國君嬴姓趙氏,為商朝名臣飛廉(蜚廉)次子季勝之后,原為趙侯。至造父以下六世至奄父,奄父生叔代,叔代以下五世至趙夙,趙夙孫趙衰事晉獻公之子重耳。趙衰隨重耳逃亡十九年,重耳返國為晉文公,趙衰任國政。趙衰卒,其子趙盾嗣;趙盾卒,其子朔嗣。朔子趙武晉平公十二年(前546年)為晉國正卿,趙武傳趙景叔,趙景叔傳趙鞅,即趙簡子(前518年-前458年),趙簡子傳趙襄子(前457年-前425年)。

  趙烈侯六年(前403年),韓、趙、魏三家分晉,周威烈王始命趙烈侯趙籍為侯。至趙武靈王(前325年-前299年)始稱王,至王遷,前222年,滅于秦國。

  趙國全境東北與東胡和燕國接界,東與中山及齊國接界,南與衛、魏、韓三國交錯接界,北與樓煩、林胡接界,西與韓、魏兩國交錯接界。國都在晉陽(今太原),前425年遷中牟(今鶴壁),前386年趙敬侯遷到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前372年趙成侯立邢為信都(今河北省邢臺市橋東區),為趙之別都,趙國在邯鄲、邢臺定都長達一個半世紀。

image.png

  趙國貴族出自商朝名門嬴姓部族,為商紂王手下大將嬴飛廉(蜚廉)的直系子孫。始祖造父為飛廉的四世孫。

  趙國國君為黃帝五世孫伯益(大費)之后,與秦王族本是同一祖先。伯益因輔助大禹治水而被舜帝賜為嬴姓,其部族為嬴姓部族。夏朝末年,伯益次子若木之玄孫費昌棄夏投商,為商湯駕車,輔助商湯滅夏立商,成為商朝的功臣。嬴姓部族成為商朝貴族,世代輔佐商朝。商朝末年,周武王伐紂,嬴姓部族的惡來與父親蜚廉一起為紂王效力,惡來后被周武王所殺。周武王去世后年幼的周成王即位,商紂王之子武庚趁機挑唆發動三監之亂,嬴姓部族卷入。蜚廉還有一個兒子叫季勝。季勝生孟增。孟增有寵于周成王,他就是宅皋狼。宅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

  造父為周穆王駕車,并在周穆王平定徐國徐偃王造反時立了大功,被周穆王封賞趙城(今山西洪洞)。自此以后,造父族就稱為趙氏,為趙國始族。

  趙國是戰國七雄之一的諸侯國,初都晉陽(今山西太原),后遷都中牟邑(今鶴壁),又遷至邯鄲(今河北省邯鄲),成侯時期又立邢為信都(邢臺),秦末漢初,趙氏復國后仍以信都(邢臺)為都,地處四戰之地,疆土主要有當今河北省南部、山西省中部和陜西省東北隅。西有秦國,南有魏國,東有齊國,東北燕國,北方則是林胡、樓煩、東胡等游牧民族的地域。另外趙國附近還有小國中山國

  遠古時代,有姓有氏,姓氏一分為二。 姓是大的氏族部落集團的徽章,氏是一個姓所分出的小氏族支系的標志。姓氏合二為一,是秦漢時才開始的。《漢書地理志注》和《說文解字》記少昊氏為嬴姓。嬴即燕的異字,且又同音,故嬴即燕。少昊氏初以燕(玄鳥)為圖騰,故成為嬴姓的始祖。趙人的先祖即嬴姓(少昊氏之后),趙氏(趙城叔帶之后),世代輔佐殷商。

  武王伐紂,諸姬并起。與殷商屬于近枝的嬴姓就走向了衰落,尤其是蜚廉這一支嬴姓部落因愚忠于紂王而被周王室所厭棄。惡來戰死,失去了宗主之位,在周王室的安排下,惡來之弟季勝擔任蜚廉族的宗主。季勝曾孫造父善御戎,相傳造父為周穆王御,因助周平定徐偃王之亂,封于趙城,其后以趙為氏。造父善于御戎,侄子大駱(惡來之后)善于繁衍馬匹。受造父之薦,周王室不計前嫌,用罪臣惡來之后大駱,封于汧(qiān,千)河、渭河之間管理馬匹。大駱孫秦仲封大夫,秦仲之子趙其是為秦莊公,故秦趙同宗。后造父六世孫奄父救周宣王于千畝之戰,其子叔帶為周朝卿士,因不滿周幽王的昏庸,離開周王,侍奉晉文侯。從此趙氏便在晉國落腳,漸成望族。

image.png

  在前403年,叔帶之后趙烈侯與韓魏三家分晉,建立趙國。趙國生存于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8年,領土大致為今山西北部和中部,河北西部和南部。

  趙襄子其父趙簡子,其母為一狄人婢女。前454年智伯率韓、魏二家圍攻晉陽(今山西太原市南晉源鎮),襄子成功地堅守城池,并最終聯合韓、魏二家滅智伯。前453年,趙、魏、韓三家瓜分了智氏的領地。

  趙襄子死后,其弟趙桓子自立為君。桓子死后襄子之兄趙伯魯之孫趙浣,是為趙獻子。獻子之子趙籍后來繼位,即趙烈侯,是趙國的開國國君。

  趙武靈王,一位天資卓越膽識過人抱負遠大的君主。其在位時期由于受

  到與中山之戰失敗的恥辱,臥薪嘗膽,在信宮(今邢臺)大朝五日,發布胡服騎射的國策,在全國開始了影響深遠的"胡服騎射",全國士兵改變傳統的寬大戰服改為緊小為特征的胡服,改變傳統的步兵為主體的軍隊結構改為騎兵和弓弩兵為主體的軍隊構成。試想一下在現實的今天如果全國軍隊改變為一個被視為邊族的服飾和軍種,這阻力該有多大。但趙武靈王辦到了,創造了漢人學胡人的先河。

  "胡服騎射"政策,放棄中原人的寬衣博帶和戰車戰術,換以短衣緊袖、皮帶束身、腳穿皮靴的胡服和單人騎兵戰術,國力大強。趙于東北攻滅了中山國(請參看趙滅中山之戰。),西北打敗了林胡、樓煩。在北邊新開辟的地區設置了云中(今呼和浩特托克托縣)、雁門(今山西忻州市代縣)、代(今河北蔚縣)三郡,并從今天的河北張家口到內蒙古巴彥淖爾盟五原縣修筑"趙長城"。

  趙武靈王在選定繼位人的問題上猶豫,先立小兒子趙何為王,但后來封長子為代城君,后代城君密謀奪位。前295年,伏殺趙何丞相肥義,代城君逃往武靈王沙丘行宮(今邢臺)中,王叔趙成和李兌包圍行宮,殺代城君,武靈王被圍困在行宮中苦苦堅持三個多月后餓死。雖然武靈王之子趙惠文王任用廉頗藺相如等能臣,然而秦國變法革新,逐漸超過趙國。

  信期、李兌和公子成圍主父宮。李兌想向趙王何請示如何處置,被公子成制止。公子成說,如果請示趙王何,趙王何很難下達趕盡殺絕的命令,親口誅其父兄。如此一來,圍主父宮,趕殺公子章就會成為信期、李兌、公子成的罪過。而如果不請示趙王何,自己處置,趙王何也一定會接受這個結果。李兌與信期覺得很有道理,于是派兵攻入主父宮,誅殺公子章及其黨羽,主父不能制止。 公子成和李兌圍困趙武靈王其實是得到了趙惠文王的默認。

image.png

  前284年齊國吞并宋國后妄自尊大,遭到列國一直反對,燕、趙、秦、魏、韓五國拜樂毅為將,大破齊國。齊國遭到五國伐齊的沉重打擊雖然勉強復國但實力極大衰落,從此一蹶不振,趙國在東方挫敗了最大的競爭對手齊國,同時趙武靈王進行的胡服騎射改革使趙國建立起中國第一支制式騎兵部隊,使趙國一躍成為關東六國之首,趙武靈王更親自喬裝使者入秦,考察秦國地形,意圖于九原出擊繞開函谷關攻滅秦國。沙丘宮變之后,趙武靈王薨,趙惠文王繼位。期間趙國名將名相輩出,數敗秦軍。于澠池與秦盟會后,趁秦攻楚的機會出擊關東,奪取齊的高唐,又遍擊關東諸國,奪取土地。一時在關東聲威無兩,直至因上黨郡歸屬問題導致的長平之戰

  戰國時期,北方的趙國自武靈王胡服騎射以來,進行了相當徹底的軍事改革。趙武靈王志向遠大,眼光不凡、意志堅定、立排眾議大膽的推行移風易俗,并選練精銳弩弓騎兵。趙國在六國中率先組建起了強大的騎兵部隊。在前307年至前296年的十二年間,趙國西破林胡、樓煩、北滅中山,拓地千余里。

  趙國君臣睦、將相和。肥義、樓緩、藺相如、虞卿、趙勝趙奢、廉頗、李牧等良相名將輩出。趙國民風剽悍、崇尚氣力、慷慨悲涼之士甚多,又得兵法之教,故迅速成為戰國中后期的北方軍事強國。其崛起速度之快,出乎天下人意料之外,足令六國為之側目。在戰國中后期,東方三強(魏、齊、楚)相繼衰落,秦國之威獨步天下之時,趙國時為中流砥柱,其作用可謂是舉足輕重。

  趙國對秦國而言可謂是東出的最大的阻礙,秦趙兩國統治集團明爭暗斗,爾虞我詐,外交伐謀是越演越烈。武靈王使秦、完璧歸趙與澠池相會等重大外交事件的發生,就是秦趙雙方相互試探、暗中較勁的真實體現。秦昭襄王威震天下,卻受辱于趙國大臣藺相如并非其心甘情愿,實是迫于趙國實力,不敢造次發難、迫不得已耳。這一輪政治外交上的較量,秦國外厲內荏,趙國爭鋒相對,秦國沒有討得任何便宜。前269 年秦派大將胡陽率精兵數萬越韓境上黨進攻趙國的閼與,反被趙奢所統領的趙軍精銳突騎所擊敗。悲壯慘烈的秦趙長平大戰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拉開序幕。

  前229年,秦攻趙國,趙幽繆王派李牧、司馬尚率軍抵抗。秦將使用反間計使幽繆王殺李牧、司馬尚。秦將王翦于是率大軍攻趙,突破井陘口,攻陷邯鄲,俘虜了趙幽繆王。趙嘉逃到代城稱代王,前226年曾與燕軍合兵于易水之西會戰秦軍,戰敗后迫使燕王交出太子丹。前222年秦軍滅代,俘虜趙嘉,趙國亡。而秦終于在滅趙之后已無國可抗秦,遂統一中原。

  秦末陳勝吳廣起義后,天下大亂,六國舊貴族紛紛起兵。公元前208年,張耳陳馀擁立趙國王室后裔趙歇為趙王,都信都(今邢臺西)。公元前208年,章邯攻殺項梁,派部下王離進攻趙國,攻克了邯鄲。王離圍攻張耳、趙歇所在的巨鹿(今邢臺平鄉西),直到公元前207年,項羽巨鹿之戰俘虜王離,解巨鹿之圍。但因為陳余沒有救張耳、趙歇,陳張二人失和。公元前206年,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項羽分趙地北部,立張耳為常山王,都信都,以趙王歇為代王。陳余不服,以三縣之兵襲擊常山王張耳。公元前205年,張耳敗走,投靠漢王劉邦,陳余復立代王趙歇為趙王,仍都信都(邢臺)。趙歇封陳余為代王,但陳余不去代國,在趙國以太傅的身份輔佐趙歇。公元前204年十月(秦歷),韓信滅魏豹后,與張耳出井陘擊趙。井陘之戰趙軍敗于漢軍,在襄國(今邢臺)追殺趙王歇,陳余也被殺,趙亡。此后劉邦封張耳為趙王,仍都襄國(邢臺),至其子張敖時失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戰國時期趙國實力如何?為什么不能一統天下?

  趙國滅代國,卻林胡、樓煩,而有北方五郡,再圖中山,始成戰國一霸。此后本應支援韓魏,遏制西秦東進,徐圖收復河東,維持表里河山,才能與秦一較高下。

  本來趙國應該于亡中山國后再滅燕。但趙國崛起太遲,失去了先機。公元前307年才正式進行軍事改革,也就是胡服騎射。公元前305年初見成效,開始大舉用兵。公元前296年才滅中山國。鄒忌變法后,齊國漸強,伺機重創魏國,有崛起之勢。此時齊強燕弱,且燕國是齊國的目標,趙國若是攻燕,齊國會干預;即使趙國僥幸能滅燕,齊國也會失去一大制約,畢竟齊國與燕國仇恨更大。公元前284年,因齊國一意孤行獨吞宋國,五國聯合伐齊,致使齊國元氣大傷。趙國才以田單為將試探性攻擊燕國。戰國策有記載:燕饑趙伐燕和趙且伐燕,說明趙國還曾兩次圖謀不軌。當然趙國主要還是削弱復國后的齊國,懼怕齊國死灰復燃,可惜齊國畢竟大國,一時半會也滅亡不了,這也說明趙國的戰略依然不清晰,即使趙國有實力再滅齊國,秦國也不會放任趙國坐大。長平之戰之后,趙國更加迫切滅燕,想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當然燕國也不冤,畢竟背后捅刀子在先。但是秦國不會坐視燕國滅亡,一旦趙軍主力東進,秦國一定趁虛而入。即使燕國再無信義,這個時候在與燕國計較只會讓暴秦得勢。

image.png

  趙國滅中山后,戰略上一直以遏制強齊為主,這個短期戰略也不能說錯,但為此放任秦國東進就有些得不償失了。更何況遏制齊國這么多年,趙國的領土擴張非常有限,即使瓜分宋國,趙國也沒得到多少,反而是強秦日進斗金。長平之戰前趙國想滅燕,齊國自然會有想法,且強齊與趙國交界,猶如臥榻之側,于是趙國與齊國交戰頻繁,但誰也奈何不了誰。趙國其實可以與魏國或者楚國結盟牽制齊國,以楚懷王那個腦子,瓦解齊楚聯盟不是難事。且燕國作為邊陲,北方壓力不大;趙國只有滅燕,與秦周旋時才能解除后顧之憂,這點長平之戰后燕國落盡下石很明顯。關鍵趙國崛起過遲,強齊破敗后,秦國已據有河東,趙國已難以安心圖燕。尤其是長平之戰后趙國國力大損,還丟了上黨郡。即使是齊國衰弱,也不會坐視趙國滅燕。

  中原是個死局,趙國崛起之時秦國已然強盛,所以提前與秦角力,收復魏國丟失的河東郡,統一三晉才是王道。否則三晉大門洞開,太行八陘為敵我共有,秦國太容易從白陘與滏口陘打側翼,以致趙國處處漏風。如此,趙國不僅無法安心擴張,也無法發展生產。后來北周北齊也長久相持于三晉,三晉既破,北齊已亡。

  趙武靈王在繼續人問題上又進退失據,以致沙丘之亂。趙惠文王14歲不得已親政,國內未平,為了安撫燕國還割了兩城。趙國內亂不止、局勢不穩。秦國趁機重創韓魏。魏失河東,秦人入了山西,接著韓丟三川郡(此地犬牙交錯,后來秦才叫三川郡,但大部屬于韓國),然后韓魏共失河內地。國土淪喪,主力盡沒,從此韓魏不再能抵抗秦軍鋒芒。表里河山不完整,秦軍隨時能側擊趙國突襲邯鄲,以致趙國無法安心擴張東線。 當然趙國因為在公元前317年和公元前313年兩次大戰中敗于秦,所以心有余悸,不敢與秦硬碰也是一個原因。但是有韓魏在,也是三晉抗秦,一旦韓魏慘敗,到時候只有趙國獨木難支,形勢會更加嚴峻,后來的形勢發展證實了這點。

  伊闕之戰后秦軍持續重創韓魏,魏國在河東郡只有安邑一個據點了。趙國依然不置可否,本來五國合縱攻秦。秦國為避鋒芒,退出河內地,甚至都沒逼迫秦軍撤出河東。五國已經不歡而散。齊國更是反手伐宋,直接威脅趙國魏國楚國側背。魏國也是昏招頻出,為了避免兩線作戰,鑒于宋國富裕,放棄了安邑郡城,還許趙國河陽約以伐齊。趙國拿人手短,與齊國翻臉。其實真正意義上來說,齊國即使伐宋,魏國更緊張,也會牽制。反而是趙國,整個北方五郡安危完全系于河東郡。齊國固然愚蠢,但趙國本就不與宋國相連,得了河陽也是塊飛地,根本難以守御。

image.png

  其實長平之戰,趙國是不得不戰。上黨如果丟了,秦軍既能打太原,也能對邯鄲分進合擊。只要佯攻邯鄲,邯鄲就不敢救援太原。沿汾河谷地與太行陘向北可分進合擊太原,且太原也無險可守。太原既失,北方五郡也不久矣。雖然從北向南用兵,北方五郡有外三關,易守難攻,但是從南向北攻略,卻輕而易舉。威脅太原,秦國甚至還有第三條路,黃河東岸的離石和藺兩城也在秦國手里,正好這兩城與太原處于同一緯度線。所以上黨若丟,趙國基本亡矣。趙國是在最壞的情況下不得已與秦國決戰。

image.png

  趙國最大問題:一則沙丘之亂,時機不對;二則伊闕之戰時,放任強秦重創韓魏;三則澠池之會后,觀望秦國擊破楚國。

  趙國選擇與齊國短暫聯盟才是好選擇。齊是四戰之地,沒有拓展空間,一出擊就被圍毆,不容易坐大,不構成威脅。反之趙攻齊,即使勝了得尺寸之地,也是擴大被圍毆的接觸面;而且齊為大國,趙國要滅齊國也會急切難下,各國必然也不會讓趙國獨吞。況且可以默許齊國攻宋,換取齊國允許趙國滅燕。一旦齊國滅宋,引起圍毆,又能在滅燕后以大義伐齊。齊國想滅宋也不是秘密,從公元前295年到公元前286年統共打了三次。

  趙國與楚國應該長期聯合。二者國土相去甚遠,沒有領土糾葛,沒有不可調和的利害沖突;即使秦國攻趙,楚國也能從武關道出擊關中,反之,楚國有難,趙國突襲河東,秦國會顧此失彼。從西線說,楚國能減緩秦國東進速度。從東線來說,楚國還能牽制齊國,以方便趙國圖燕。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揭秘:趙國為什么會被秦國所滅?

  趙國是戰國七雄之一,從公元前403年立國到公元前228年滅亡,歷經175年,在趙國的歷史上,出現過后世廣為傳誦的故事,比如竊符救趙、完璧歸趙毛遂自薦等等。

image.png

  趙孝成王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點頗受后世稱贊,就是趙國軍民的積極抗秦。在秦滅六國的過程中,唯有趙國是最能打,而且打得最慘烈的國家。然而,歷史最終沒有選擇了趙國,這是為什么呢?最重要的一點是用人失誤。趙國人才濟濟,并非他國能比,但是,趙國的國君從趙孝成王開始,重用的人大多是公族貴戚。

image.png

  比如決定趙國生死存亡的長平之戰,趙孝成王只找平陽君趙豹和平原君趙勝商量,這兩人都是公族貴戚。而有才能的藺相如廉頗,都不在決策人之列。秦滅趙之前,趙王遷聽信讒言,殺了支撐趙國半壁江山的李牧,直接導致三個月后,邯鄲城破,趙王遷被俘。雖然李牧就算不被殺,趙國也是兇多吉少,但是,至少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

image.png

  除了用人失誤外,趙國被滅還有三大原因。

  1.政治腐敗

  從郭開這個人就可以看出趙國的政治腐敗到何種程度,他對趙國的滅亡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戰國時期有四大名將,秦國和趙國各占兩位,趙國的兩位名將是廉頗和李牧,而這兩人都被郭開陷害。廉頗是趙國名將,屢立戰功,卻毀于郭開之口,不得不逃離趙國;李牧的下場更慘,直接被殺。

image.png

  2.主次不分

  戰國末期,趙國不僅要面對強大的秦國,同時還遭到后方燕國的騷擾,雖然燕國實力比不上趙國,但是在趙國滅亡的過程中,燕國發揮了巨大作用。比如,長平之戰和邯鄲之戰后,燕國趁機攻擊虛弱的趙國,這是燕王的失策。如果沒有趙國擋住秦國,燕國安能如此太平?

  燕王目光短視、落井下石,而趙孝成王也發了昏,不僅沒有對內休養生息,對外廣結朋友。面對燕國的入侵,還持續打了四年,盡管把燕國打疼了,可是自己也損失慘重,導致兵力進一步消耗,這讓秦國坐收漁翁之利。

  3.疆域銳減

  趙國疆域的快速減少有兩個原因,一是被秦國吞并,二是封給他人。在趙國與燕國交戰的四年中,秦國趁機吞并趙國西部三十七座城池,趙國舊都晉陽也淪陷;為了討好秦國,趙孝成王將河間封給呂不韋。為了報答信陵君的竊符救趙,將趙國重鎮鄗送給了信陵君。甚至為了讓齊國田單對付燕國,竟然送出五十七座城池,要知道,當時趙國還有名將廉頗和趙奢

image.png

  以上說的四條原因,歸結為一條就是“君主昏庸”。趙國一共十三位國君,真正對趙國有積極貢獻的唯有趙武靈王一人。然而,趙武靈王也是前明后暗,沒有善始善終,只能算半個明君,因此,趙國被滅也不足為怪。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長平之戰中趙國幾乎亡國,為什么還能迅速恢復實力?

  公元前251年,趙國發生了三件大事。

  名將廉頗做了相國,被封為信平君,這是第一件。第二件是燕國派相國栗腹訪問邯鄲,獻五百金做趙王的酒資,達成燕趙盟約。第三件事,廉頗與趙孝成王萬萬沒想到,燕國突然背信棄義,派出兩路大軍進攻趙國。

  原來,栗腹出使邯鄲時發現,趙國青壯年大多死于長平之戰,士兵多為老幼,燕國可以趁機滅趙。燕國上下一片狂熱,企圖仗著數十萬大軍以多欺少。

  趙孝成王勃然大怒,派廉頗率領八萬精兵在邯鄲北迎擊燕相栗腹,又讓將軍樂乘以五萬人馬到北方的代郡抵擋燕將卿秦。 兩路趙軍以寡擊眾,卻大破敵軍,殺栗腹,虜卿秦。

  廉頗趁勝追擊,反而包圍了燕國首都。若非秦國出兵攻趙,只怕偷雞不成蝕把米的燕國要提前滅亡了。

image.png

  看似元氣大傷的趙國居然差點反手滅燕,天下人目瞪口呆。 長平之戰只過了九年,邯鄲之戰才過了五年,趙國怎么恢復得這么快? 一切的一切,與趙國的特殊國情有關。

  趙國有三大政治中心,沒人能一口氣滅趙

  趙國是秦國在戰國后期的頭號勁敵。兩國宗室同為嬴姓,有著共同的祖先,但秦趙的國情差異很大。秦國只有一個政治中心——關中的咸陽,只要蕩平咸陽,秦國就死透了。

  趙國不同,有三個傳統的政治中心—— 南之邯鄲 、 西之晉陽 、 北之代。無論是誰來滅趙,光是打下邯鄲,趙國殘余勢力還能憑借另外兩個政治中心負隅頑抗。

  比如,魏將龐涓拔了邯鄲,但晉陽、代地軍民仍在頑抗,齊國也派田忌孫臏率兵圍魏救趙,魏國滅趙功敗垂成。秦國名將王翦拔邯鄲,虜趙王遷,趙國宣告滅亡。但趙公子嘉帶領趙軍殘部北上代郡做了代王,直到數年后才被秦將王賁、李信剿滅。

  燕國派出的兩路大軍,正好分別指向邯鄲與代兩個政治中心。

  趙國的三大政治中心的格局早在春秋晚期就已經形成。既有地理因素,也有人文因素。

  巍峨的太行山脈把這三個地方隔成了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 晉陽所在的太原盆地成為趙國的太原郡,代國轉化為代郡,邯鄲輻射著太行山以東、黃河以西的華北平原。后來被趙國吞并的中山地也屬于邯鄲板塊。

  相對于一目了然的地理因素,三元格局形成的人文因素就復雜得多。

  當年趙氏還是晉卿的時候,趙簡子派家臣董安于在太原盆地修筑了晉陽城。考古研究表明,晉陽城的規格比同時期的秦國首都雍城還大一些,這里也成為趙氏的第一個都城。

  趙簡子為了充實晉陽的力量,令邯鄲大夫趙午把衛國獻給趙氏的五百戶士民遷徙到晉陽。然而以趙午為首的邯鄲趙氏小宗抗命,身為趙氏族長的趙簡子囚殺趙午,激起了趙氏內亂,隨之引發了六卿斗爭。趙簡子退守晉陽,好不容易才挺過了這次危機。

image.png

  由此可見,趙國此時已經形成了“晉陽+邯鄲”二元格局。 趙簡子死后,其繼承人趙襄子北上滅了與趙氏聯姻的代戎國,二元格局又拓展為“晉陽+邯鄲+代”三元格局。

  趙襄子本非儲君,是父親廢除大哥伯魯另立的。當時廢太子伯魯已死,趙襄子封伯魯之子為代成君,晚年傳位給代成君的兒子趙獻侯。

  年少即位的趙獻侯,把首都遷徙到了邯鄲以南的中牟。然而趙襄子的弟弟發動政變,并在代地自立為君,是為趙桓子。趙桓子僅在位一年就病逝。國人決定遵從趙襄子的遺愿,重新擁立趙獻侯。

  到了趙獻侯的孫子趙敬侯時,趙國才開始把邯鄲當首都,一直持續到趙國滅亡。

  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向西北進軍征服諸胡,又滅了夾在邯鄲與代郡兩個板塊中間的中山國。三大板塊的防御縱深都大大擴展。可惜, 趙武靈王滅中山后把廢太子趙章封為代安陽君,晚年又發昏想封他為代王,結果引發了沙丘宮變。

  總之,三元中心的政治格局,既讓趙國難以被一舉消滅,也導致趙國內部山頭林立,政變多發。

  燕相栗腹只看到了被戰爭直接重創的邯鄲首都圈,而忽略了晉陽、代地兩大板塊實力較為完整的事實,從而嚴重低估了趙國的實力。他更沒料到的是,趙國即將在一位“國防經濟學家”的幫助下重回山東六國之首。

image.png

  長平之戰讓趙軍喪師45萬,邯鄲之戰也是血流成河的慘勝。但趙國借諸侯之力奪回大片土地,恢復到長平之戰以前的三元格局。人口損失慘重,但基本的地盤還在,強秦又處于商鞅變法以來罕見的低谷期。

  重建的基礎有了,喘息的時間有了,就差辦法和人才。 殘破的東部邯鄲板塊與剛收復的西部晉陽板塊都挑不起這個重擔,遠離兩次惡戰的北部代地板塊應運崛起。那個盤活趙國北方各邊郡的能人叫李牧

  戰國四大良將之一的李牧,常年鎮守雁門關,防備匈奴胡騎南下。他上任時恰逢趙國衰弱,朝廷財政極度困難。趙孝成王給不了足夠的軍費,于是下放權力。

  李牧作為雁門、代郡邊防軍的總指揮,掌握了軍事權、行政權、人事權、財政權。也就是說,朝廷讓邊軍自謀生路,能不能拉起一支部隊,全看李牧的根據地建設能力。

  若是只會沖鋒陷陣的武夫,早就被糧餉籌集問題煩死了。但李牧腦子好使,充分利用了自主權。他鎮守的雁門關地區屬于農牧混合型經濟區,邊民兼營田畜。這里南連晉陽、北通代地, 既是趙國西中心與北中心之間的紐帶,也是趙與諸胡、秦、韓等國商旅周流財貨的中轉站。

  李牧根據自己的需要來設置官吏,一面保護趙國邊民田畜,一面讓邊軍掌管關市貿易。各關市的租稅不必上繳國庫,統統輸入李牧的幕府,充作軍費。沒過幾年,邊軍憑借邊貿積攢巨額財富,士兵的待遇優厚。李牧每天都會殺幾頭牛來犒勞訓練辛苦的將士。

  但是,他嚴令各部不準主動迎擊匈奴,匈奴看不起他,趙軍邊兵也頗有微詞。朝野彈劾日多,趙孝成王怒而換將。新上任的將領每次都會出動迎擊入寇的匈奴,但幾次交戰失利,邊民不得田畜,朝廷的軍費開支猛漲。

  趙國君臣這才意識到,李牧這個“膽小鬼”守邊時,匈奴并沒對邊疆造成實質性威脅,反而讓邊軍的兵力和財力越發雄厚。趙孝成王無奈,只好重新用李牧,一切交給他自己掌握。李牧故技重施,幾年后居然把邊軍擴充到了二十余萬。

  決戰的時機已經成熟。李牧集結了一百三十乘戰車、一萬三千騎兵、五萬百金勇士、十萬善射的步兵,精心部署了一個伏擊圈。

  他大縱牛羊馬匹于野外,讓士兵佯裝敗退,任由匈奴掠取。匈奴單于聞訊,傾巢而出,結果被趙軍伏擊,斬殺十余萬騎。單于遠遁塞外,匈奴在此后十余年都不敢再靠近趙國邊城。

  事實證明,趙國如果不采納李牧的謀略,邊疆必不得安寧,朝廷和邊關都會背上沉重的財政負擔。趙孝成王下放權力的政策,給了精通國防經濟學的李牧一個施展才華的舞臺。

  李牧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無謂的軍費支出,利用政策傾斜迅速積累大量財富,并將其用在刀刃上。 北方邊郡蓬勃發展,朝廷省下錢搞重建,趙國恢復元氣的速度因此大大加快。

  復興的關鍵:北上整合諸胡

  在痛殲匈奴后,李牧又送給趙國一個大禮。他揮師北上,遠征諸胡。

  趙軍先滅了代郡北方的游牧民族襜襤,再向東擊破東胡,又調頭西征曾經向趙武靈王獻馬的林胡。他的大軍幾乎把趙武靈王當年橫掃過的地方又打了一遍。諸胡再次臣服趙國,為趙軍供應駿馬與勇士。

image.png

  由于李牧二十多萬銳師的努力,趙國基本恢復了高峰時期的勢力范圍。 北方代地板塊的實力暴漲,拉高了國力的總分。趙國也重新成為山東六國中的頭號強者。

  事實上,李牧向北進軍的做法,延續了趙國從春秋時代以來的傳統思路。當年晉國還沒分裂的時候,趙簡子和趙襄子就力圖整合胡翟之利。

  趙簡子攻過鮮虞人建立的中山國,趙襄子吞并了代戎國。代地一直是華夏跟諸胡對抗的前線。每當趙國在中原地區發展受阻時,就會以代郡為跳板,向北方胡地進軍。

  趙國位于四戰之地,東與齊、中山隔河對峙,北有燕、東胡之境,而西有樓煩、秦、韓之邊。

  趙武靈王在位的前十九年,有幾次漂亮的外交,但在中原戰場屢次戰敗。秦齊兩個超級大國打不過,燕韓兩個盟友不能打,剩下的交戰對象就只剩下中山國和樓煩、東胡、林胡等游牧民族了。為此,他才推行胡服騎射,還多次從諸胡征發精兵參戰。

  趙惠文王討伐東方的齊國斬獲頗多,但在南下中原時被東出的秦國壓制。趙國聯魏擊秦,卻在華陽之戰中慘敗。東胡趁機叛趙,在代地板塊制造混亂。于是趙軍大舉北上,攻略東胡。

  長平之戰慘敗,趙國喪失了絕大部分主力軍隊,實力大損,北方諸胡再次趁機脫離了趙國的統治。于是燕國使者都沒把趙國這個戰斗民族放在眼里。

  李牧早就下決心恢復趙國對諸胡的統治。 他深謀遠慮,不跟匈奴做反復纏斗,而是積蓄力量一舉破之。滅匈奴只是第一步,滅襜襤,破東胡,降林胡也在其戰略規劃之中。

  燕軍大舉來襲,企圖同時擊破趙國的南北兩大中心。

  殊不知,邯鄲板塊雖然還沒完全復原,但趙國尚武成風,士民習戰,老幼之兵的軍事素養也很高。代地板塊早已被李牧盤活,邊軍戰斗力比邯鄲軍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兩路趙軍一個防守反擊就包圍了燕國首都。

  此后,趙國諸將多次攻燕拓土。若不是秦國多次在西線發兵干擾,趙國完全有能力滅燕,擴張成一個超級大國。

  可惜,時也勢也,秦統一天下的格局已經不可逆轉。

  盡管北方邊防軍兩次戰勝秦師,但李牧未能奪回已被秦攻占的晉陽板塊,邯鄲方面軍也不斷損兵折將。 趙國入不敷出,土地、人口不斷流失,最終難逃滅亡的噩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趙國全境東北與東胡和燕國接界,東與中山及齊國接界,南與衛、魏、韓三國交錯接界,北與樓煩、林胡接界,西與韓、魏兩國交錯接界。國都在晉陽(今太原),前425年遷中牟(今鶴壁),前386年趙敬侯遷到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前372年趙成侯立邢為信都(今河北省邢臺市橋東區),為趙之別都,趙國在邯鄲、邢臺定都長達一個半世紀。

相關新聞閱讀
ag杀猪原理